吉林师范大学博达学院-团委
您的位置: 首页  博青网校    

起底“自媒体政治谣言”:如何叫醒装睡的人?

作者:admin  信息来源: 团委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26日  浏览次数:41

 

自媒体的兴盛,使民众在政治表达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便利;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始终挥之不去的网络政治谣言。清醒的人还只是一遍遍地被相同的“套路”污染视听;而有的人是如同“装睡”一般,一再造谣传谣,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是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谣言总是“似曾相识”?

 

2018年9月21日,拥有近220万粉丝的大V杜某一大清早就发布了一条微博:“最新联合国公布的全球国民素质道德水平调查及排名,中国连续几十年排名世界第160位以后或者倒数第二,而日本国民素质连续30多年排名世界第一。中国与日本国民之间的素质差距约为50-80年,其中中国小学教育与日本的差距是50年,中等教育差距70年,高等教育差距90年。” 他虽然在微博的最后加了个括号写了个“转”字,但并未写明来源。配图内容是:前一天,安倍晋三第三次当选日本执政党总裁。

 

讽刺的是,杜某还在微博最开始加了句“我先声明一下,可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造假?你忍心一下看完。”结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方微博当天就出来“强力打脸”,声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没有做此类排名,联合国应该也不会做。”这条微博被多名网友举报,微博管理方最后对其做了“不实”的标记,对博主禁言15天,但这条假消息并未被删,仍然挂在那里,甚是刺眼。而作者在被处理前还接着转发了好几条贬低中国的评论.

 

许多网友表示:“怎么总觉得这消息这么眼熟?” 实际上,他们的感觉没错。在这条微博发布的十几天前,这些刻意抹黑中国的谣言就出现在名为《换一个角度看日本,你不知道它的家底有多厚》的网文中,被各类自媒体大量转载。当时《北京日报》记者就采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做了辟谣。然而,能考证到的是,这条谣言最早于2006年就出现在网上了,十几年间,它不断跳出来,有时会换个标题,但那些毫无根据的文字却从未变化过。联合国的工作人员对此的辟谣也不只一次,但仍然挡不住它年年“吹又生”,尤其是近年来自媒体的飞速发展,使得它的负面影响不断加强。

 

每当国内某地举办重大的会议、展览、赛事,类似的政治造谣方式就会出现。2016年9月G20杭州峰会举办之前一个多月,名为《杭州,为你羞耻》的网文通过自媒体在网络广为传播。文章开头说:“今年没有去过美丽的杭州,但常常听到杭州的新闻”。然后就是一系列“听说”:“听说每个参加保卫的警察会补贴十万元”“听到的每个工程的花费金额都是天文数字”“据说一共预算1600亿元”“听说为了赶进度,好多项目完全抛弃了招投标的法律程序”……作者最后质问“杭州,你为什么就不能以素颜,以平常心,坦坦荡荡地迎接世界?”

 

事实证明,不坦荡的恰是这位自媒体作者本身。浙江日报辟谣称:以预算总额为例,整个杭州市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才1230亿元,一个峰会筹备费用怎么可能超过全市全年预算?后来,浙江警方将造谣者抓获,发现他是台州椒江区的一名时年46岁的公职人员郭某某,文章发在QQ空间后他“发现影响力太大,心里害怕就删除了”,但恶劣影响已经广为传播,他也付出了被依法行政拘留10天的代价。

 

中国办个活动总要“好大喜功”“毫不心疼地花上纳税人成百上千亿元”这种谣言,在北京奥运会时出现过,在上海世博会时也出现过,只是那时的谣言源头多是一些外国机构媒体。而现在,还是同样的话题,一个人只要随意在自媒体上“想象”一番,就能迅速制造影响力甚大的政治谣言。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周海晏表示:正如以上实例所示,自媒体营造政治谣言,往往都集中在一些固定的话题领域,形成了稳定的叙事框架。“而且,在中国特有的环境下,许多网络谣言都有‘泛政治化’的倾向,大量以社会热点话题为名的谣言其实也是政治谣言的幌子。
 

造谣传谣“三十六计”

 

除了对固有框架里的议题“换个马甲”就完成“旧谣新传”,自媒体在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时,还有一些常用套路。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于晶告诉记者,某些自媒体在炮制政治谣言时,会“颇具苦心”地放入大量数据、论据,援引权威机构或者名人言论等;为了切合网友“有图有真相”的期待,还不忘加上图片和音频视频。“这样的信息貌似很正规,实则经不起推敲。如果仔细探寻,就会发现这些素材、观点都找不到真实的出处。”

 

前述“中国国民素质排名位居世界倒数”的谣言,就列了一堆中日差距的“数据”,还要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搬来做信源。再比如每当中国举办与外国交流的论坛或者中外领导人互访时,成串中国对外援助的“详实数据”在某些自媒体人员手中简直就是信手拈来:“中国援助欧盟1000亿美元、东盟100亿美元、菲律宾120亿美元、文莱40亿美元……” 而且这些数据从2012年就开始被翻用,每次被引用都称“去年中国又援助了某某国多少亿”,信源号称是“财政部”“外交部发言人”,有一则自媒体消息甚至还言之凿凿地称: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与文莱“总统”会面时“宣布无偿援助文莱40亿美元”。这类消息最后总要加上一句:“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钱美国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鲜可以……唯独老百姓不能用!”

 

此类数据如果真的由官方发布,在网上就不难找到出处。事实是,上述国家部门官网、各正规新闻媒体上根本找不到这些数据;相反地,能找到的是国新办曾发布的《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其中2011年的白皮书称:截至2009年底,中国累计对外提供援助金额达2562.9亿元人民币,其中无偿援助1062亿元,无息贷款765.4亿元,优惠贷款735.5亿元。自媒体所称“援助欧盟”一项就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而且还是每年一次,这有可能吗?再者,只要搜索一下就知道,文莱根本就没有“总统”这一职位,那么这个看似权威的场景就瞬间坍塌。至于陈志武教授,屡次无端成为“发言人”,只有“躺枪”能形容他的处境。

 

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院长谢新洲曾撰文指出:网络政治谣言还常采用“渠道回流”“出口转内销”的包装手法。比如,一些在国内没有得到认可的谣言,经过包装,以海外媒体报道形式回流到国内,以“被揭露”“被证实”“被肯定”“被丰富” 等新面孔重新回到国内的传播渠道上,以增强其可信度和传播效果。

 

受众的内心“软”在何处,谣言就说什么。谣言制造者非常清楚哪些是受众心中的敏感点,在自媒体信息的标题、正文中运用大量情绪化的词句,刻意营造冲突性,有的甚至贴上暴力血腥图片和音视频,让受众觉得“事态严重,为了自己和他人,必须相信、必须转发”。2015年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后,一些网络谣言就是如此,肆意渲染“天津大爆炸死亡人数至少1000人”“方圆一公里无活口”“天津已混乱无序、商场被抢”“天津市主要领导调整”等,在自媒体上传播,制造恐慌情绪,扰乱社会秩序。

 

正规媒体对事实的报道需要经历核实、统计等一系列程序,尤其是涉及政治领域时,许多核心信息是掌握在政府权威部门手中的,而这些部门通常较为谨慎,使得向受众发布事实的速度较慢;有的部门甚至出于种种原因完全保持静默。而某些自媒体的造谣传谣只要凭想象敲出几行字发送出去即可,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成本,于是造谣自媒体往往“第一时间”发出谣言,抢占影响舆论的先机,让事实报道反而处于被动。

 

被夸大和异化的自媒体

 

“新瓶旧酒”“装腔作势”“煽情蛊惑”“捷足先登”……自媒体制造政治谣言的伎俩虽然花样繁多,但并非无法看穿;同时,另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人要如此造谣,又有人愿意相信并一起传谣?

 

在周海晏看来,自媒体的网络传播有着政治领域的“电子动员”作用。自媒体是一种使用成本很低的政治表达和动员工具,能够直接地联系民众和执政者,这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各种自媒体平台的电子动员作用一旦被夸大到可以无视或曲解基本信息事实的话,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可以随意践踏社会公认的伦理道德和法律底线,就出现了异化。”

 

周海晏曾对2014年的广东茂名PX事件中的网络谣言进行个案研究,她发现,百度百科PX词条的“争夺战”正是这种异化的表现。2014年3月30日,也就是茂名PX项目事件发生的当天凌晨,有人将百度词条中的PX毒性由“低毒”改为“剧毒”。清华大学化工系学生发现后,以自己的专业知识担保PX绝对称不上剧毒,于是将其改回“低毒”。之后,以清华为代表的一些高校化工专业的学生与一些网民对此词条反复修改,6天内该词条被修改36次,直到4月5日百度百科直接将词条锁定在“低毒化合物”的描述.

 

在论战中,部分网友认为清华等高校学生“被收编了”,并且直接点出“这件事关键不是有毒没毒,是民众根本对有关部门一点不信”“说白了还是公信力的问题 ”。

 

周海晏说,“PX是否是高毒性物质”本身是一个科学话题或者环保话题,但部分网民在讨论时却为其注入政治属性,使其成为由头或幌子。由此,维权观念超过了环保观念,成为了动员的主旨。后来茂名PX的谣言更在自媒体上强烈异化为“中断上网封锁消息”等,影响恶劣。

 

谢新洲也在文章中对这种异化进行了分析。他提出,在意见形成过程中,网络政治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并不在意解决具体问题,而是为了分化社会,造成网络空间内“杀声一片”,进而利用舆论冲突和社会分化以要挟,达成自己的政治诉求。

 

于晶也认为,许多网友在自媒体制造或者传播政治谣言时,是为了宣泄心中不满意。在这种情境下,他们会认为“信息内容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这些信息传达了什么观点和态度”,这就掉入了陷阱。甚至有的网民,只是为了“好玩”“被广泛传播觉得有面子”,就上网编造涉及政治的谣言,却不知其行为造成的危害和已经违法的性质。

 

如果说很多网民用自媒体造谣传谣是一种不当的意见表达的话,那么还有一些怀有其他目的的群体,就更加值得警惕。

 

某些自媒体账号造谣传谣是为给自身带来流量,而流量数据好看之后就可以成为他们向广告主开价的砝码,最终是为了金钱利益。他们并不在乎谣言的种类与造成的后果,甚至更“偏爱”政治谣言,因为引流效果更佳,带来的利润更高;而当利润足够高,他们“就敢犯任何罪行”。

 

不容忽视的是,还有某些个人或机构受到反华组织收买,为其卖命,刻意在自媒体平台上抹黑中国,企图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对这样的自媒体,更要严查严打到底。

 

常驻法国超过二十年的文汇报高级记者、研究员郑若麟在其新书《自由的幻觉——开放中抵御精神殖民》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近年来国内经常出现这种现象,即我国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这件事是属于社会、政治、经济、环保、人口、贸易、旅游等任何领域,总有一股势力不遗余力地将问题指向中国的‘体制’。而当一切都与‘体制’联系起来时,‘民主原罪’已经被植入我们的脑中。……这种西方蓄意植入我们脑海里的‘民主原罪’经过岁月积累,已经深入我们的‘集体潜意识’里,成为我们的某种‘标准思维’。”

 

所谓的民主原罪,是指在西方一手遮天地控制着主流话语权的当今世界,“民主”早已不是学术之争,而是道德之战,甚至是一种道德审判;“民主” 被简化为“选举”,等同于选举。如果没有西方式的选举,或选出来的不是西方支持的候选人,那就是“非民主”。“非民主”就是错的、有罪的,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造谣的自媒体就是利用了人们这种“民主原罪”心理,让造谣传谣越演越烈,让很多普通人自动担当了传谣者。

文章:(选自学而时习)

 

 

 


上一篇李克强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请来两位“新客人” 下一篇: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